从战争和械斗的不同,看日本战国如何甩掉村战的定义

《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曾评价日本战国的战争是县长、乡长、村长们带头打架,这主要是从中日两国同时期的地域面积人口数量做比较后,进行了通俗化的语言加工。

但是如果将这一说法被断章取义的解读为日本战国时期的战争就是村民械斗,这显然过于片面了。

从战争和械斗的不同,看日本战国如何甩掉村战的定义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一条条来分析。

首先看比较相似的因素

面积

战国时期被日本人定义为天下的是本州、九州、四国三岛及周边的附属岛屿,面积在29.3万平方千米左右,对比同时期明朝实际控制疆域600万平方千米的数据确实差了几个当量级,充其量也就是明朝南直隶的范围(大致包括现上海、安徽、江苏),但是如果和欧洲比呢,16世纪时,英格兰和苏格兰这对欢喜冤家还没因为斯图亚特王朝的牵线被撮合到一块,著名的童贞女王,英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君主之一伊丽莎白一世靠着本土的英格兰、威尔士、爱尔兰(大致22万平方千米的土地)就敢和日不落帝国的一代目西班牙撩起袖子来干架。当然了,我们绝不会形容这个号称都铎王朝的末代君主实际却撑起了英国大航海时代盛世序幕的荣光女王是省长,毕竟这也是一个要成为海贼王的女人。

从战争和械斗的不同,看日本战国如何甩掉村战的定义

人口

战国时期的人口没有确切数据,但是考虑到封闭的区域经济性质,农业生产的规模大致是满足了人口需求后会的略有盈余。这里参考1600年庆长乡帐的结果,我们大致可以知道全日本粮食产能为两千两百余万石(当时一石约为现在的95公斤),按照人均口粮230公斤的标准,可以满足900万左右人口的粮食需求,考虑到检地遗漏掉的流民,我们大致可以推断当时日本的人口数量在千万以上。

从战争和械斗的不同,看日本战国如何甩掉村战的定义

日本五畿七道图

而当时的明朝人口数据各有说法但普遍在6000万以上,考虑到失去土地的佃户以及流民不纳入统计,可以估算嘉靖万历年间明朝人口应在1亿往上,与领土面积一样对日本形成了几个数量级的压制。但是我们换一个视角来看这个问题的话结果又会大不相同。

我们插问一个题外话,日本的战国史为何会在中国具备相当的流传度,这其实也是日本文化输出的一个表现,大多数国人对日本战国的了解源自游戏,这里有个槽不吐不快,凭啥信长隔几年就得野望一次,太阁立完志就完事了,我们可以发现作为出品方的光荣有ip御三家的说法,分别是三国、战国、大航海。日厂钟情三国、战国题材的历史由来已久,两端IP是否有什么相似之处呢?除了群雄并起,将星璀璨,各种嗝屁的事件层出不穷,满足了岛民们中二的幻想,错了,是励志的主旋律以外,三国时期的人口竟然也与日本战国时期相近。

从战争和械斗的不同,看日本战国如何甩掉村战的定义

敌羞,吾去脱她衣的《真三》

《晋书·地理志》记载:章武元年灭蜀后得户二十万,男女口九十万,《三国志·吴志·孙皓传》注引《晋阳秋》记载吴国灭亡时有户五十二万三千,男女口二百三十万,加之继承魏国的四百四十万口,排除魏晋时期大量未归化纳入中央政权统治少数民族以及逃避兵祸隐入山林的流民,三国官方统计人口八百万内,与上文估算的日本战国时期九百万的人口数量相近,但我们当然不会将马中赤兔、人中吕布的温侯称为九原乡长,更不会将水淹七军、美须髯的关云长叫做寿亭村村长。

从上面的论述我们可以发现,日本战国时期的面积、人口比较同时期的明朝确实差距明显,但我们扩大视角来看,其实日本村的形成只是由于找错了比较对象,巨石强森标准的美国大汉,然而在奥尼尔面前竟然成了小可爱,而奥尼尔这个史上最灵活的胖子到了行走的表情包面前,也只能感慨这家伙如今比我还胖了,一切的话不投机只是找错了聊天对象。

从战争和械斗的不同,看日本战国如何甩掉村战的定义

说完了几个与村战械斗比较接近的几个元素,我们再来深挖其中的不同。

首先说的就是目的,你见过李家村的李大与王家村的老王打起来是因为两人对这个天下有野心吗,最多也只是对老王隔壁邻居有野心吧。所以这牵扯到了日本战国的仗和村民械斗本质的不同——目的。举个例子来说,陈胜吴广起义举事时人数不过数百,古代中国有些村子打架都不止这个人数,但是人家就是有胆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种口号,要的不是做这片鱼塘或者那片鱼塘的塘主,而是做天下之主。日本战国大名的目的也与之类似,上杉谦信、今川义元、织田信长、武田信玄先后上洛(即为前往京都),当时的室町幕府威权不振,上洛匡扶武家争夺霸权只有实力强大且存志于天下的诸侯才有资格。天下布武的愿望自然也会在强力武人的心中盘旋,上洛的路自然是用剑和血打出来的,一旦打出上洛的旗号,就是向所有途经的大名下了战书,桶狭间暴雨如注,赤备降下风林火山旗背后是东海道第一弓今川义元,甲斐之虎武田信玄的不甘。

从战争和械斗的不同,看日本战国如何甩掉村战的定义

其次从参战人数来看战国早期的战争不乏数千人的局部摩擦,但是随着进入到战国的中后期,早期的守护大名以及守护代通过分国法强化地方集权、检地法丈量土地后自身实力得到增强,纷纷转化为战国大名,在更有力的政权基础上,军事行动也更加频繁,大量弱势大名被吞并消化,形成地方上的局部统一,中国地区毛利家,四国地区长宗我部家,陆奥地区的伊达家、九州地区的岛津家等都是其中的翘楚。地方势力的兼并强大,可动员的人力物力增多也使得战争规模的扩大成为了可能。

我们直接来看交战双方爆满人口,列阵平推决定了日本归属的关原大战,其中丰臣方的西军总兵力达到了8万余人,而德川方的东军兵力则有7.5万人左右,如果加上二代目德川秀忠以身作则在侧翼展现家族乌龟这一种族天赋匀速而缓慢推进的的3万人,那么参战总兵力可以说接近20万,对比奠定三国局势的赤壁之战曹军20万,孙刘联军5万的规模也是相差不远。而且关原之战作为丰臣家和德川家的第二次正面对垒,战况俨然要比第一次对峙为主,奇袭为辅的小牧长手之战要激烈。

从战争和械斗的不同,看日本战国如何甩掉村战的定义

1599年丰臣政权下德川势力以及1600年德川政权下的丰臣势力

根据《关原军记大成》西军死亡人数是32,500人、《关原始未记》为8,000人,考虑到冷兵器战争的伤亡率,西军阵亡人数应该在10000人左右,32500人更接近伤亡逃散的人数,由于战况激烈西军的岛津军甚至冲杀到了德川家康的中军面前,关原之战最后结果也只是东军惨胜,德川方的伤亡比例也不会低,参照西军其的阵亡人数其数据应该在7000人上下,过10%的阵亡率已经算得上血流成河,堆尸成山了。如果说关原之战是ALL IN的存亡战,特例需要去除,那我们可以看一下德川丰臣一番战小牧长手中丰臣秀吉军10万人,德川军4万人,而四国征伐、九州征伐、北条征伐三次决定丰臣秀吉统一进度的大战役双方动员人数均在15万以上,即使在天下归一之前的武田信玄,今川义元上洛也均在3万人左右(以上数字至少不包含后勤劳役征用)。大胆试想一下,汉尼拔、拿破仑这一前一后在意大利奠定军事地位的人也只是用了这个数量的军队就搅的阿尔卑斯南侧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而又有多少村民械斗能有这种名军大将莫自牢,两万大象非洲来的阵仗呢。

从战争和械斗的不同,看日本战国如何甩掉村战的定义

1600年关原之战前夕东军西军对峙局势图

再次军事战术、装备的不同也决定了村战和日本战国时战争的不同,天文十二年公元1543年,铁炮传入历史事件触发,带着葡萄牙人带来的欧洲火枪,岛津家开始了重金改造的过程,经过一段的loading以后,终于在1544年开发出了确保击杀距离40米的第一把日本火枪即所谓的日本铁炮(萨摩铳的原型),这也是当时亚洲最为先进的火药武器。

从战争和械斗的不同,看日本战国如何甩掉村战的定义

当时的明朝社会远较日本安定,对武器的研发也没有日本这么热衷,虽然西式火枪传入中国要早于日本,但在这个阶段的研发中国是要落后于日本的,这一现状直到明末随着边事吃紧才被扭转过来。回过头来我们继续看日本的情况,好马还需好鞍配,有了先进武器自然少不了相配的战术,不然就如同这几年的阿根廷,不管啥战术,先把球整给梅西,就算再来个梅东、梅南也经不住这么折腾。

从战争和械斗的不同,看日本战国如何甩掉村战的定义

追啊,追啊,我的放纵骄傲

岛津家的钓野伏就是活用火枪战术的表现,通过口袋状布阵,诱敌深入,两翼火枪伏击。向来对外来事物感兴趣的织田信长对火枪的运用也有自己的理解,三段击就是他的招牌。所谓三段击是指三人一组,一人射击瞄准,一人装填子弹,一人调整更换火绳,硬是将火枪玩出了火炮的样,正是这个缩短了三分之二操作时间的流水线作业在织田武田决战的长篠之战大放异彩。武田家横行关东的甲信铁骑被织田的三段击彻底击溃,宣告了火枪对骑兵的胜利。

而除了军事装备的进化,军事思维的进化也同样明显。战国将领对于空间及时间在战场上的运用大大增多,丰臣秀吉在在获悉本能寺之变的消息后,进行了著名的中国大回转,仅用5天,就从备中高松城回到大阪,辗转200公里在当时的客观条件下尽最大可能创造了时间上的优势,从而在天王山率先布阵抢占了空间优势,最终击败明智光秀也为他成为天下人迈出了最关键的一步,而这种案例在猴子的生涯中并不少见。

从战争和械斗的不同,看日本战国如何甩掉村战的定义

本能寺之变后的日本局势

我们试想一下,明朝时期的村庄械斗会有火枪的存在吗,当你揣出九齿钉耙一呼啦就上的时候,对方拿出一把勃朗宁,是不是会有一种走错片场的感觉。而当你们村的村长说,走小王我们去200里外抢几个荔枝来吃吃的时候,你是否会觉得自家门口的西瓜其实也不错。

最后,我们可以发现,村战本质上参与的人是村民,而战国时期随着刀狩令的推行,兵农开始分离,市农工商几个阶层的雏形开始出现,日本战国大名的军队开始职业化,如上文所说村民械斗更多是为了塘主或者坡主的名分,架不在多,点到为止,打服你就可以,,然而日本战国时期的战争由于性质不同,追求的是土地、利权、人口、财货的归属,为了消除地方敌对势力,歼灭对方有生力量是最为安全的选择,同时由于战国大名的战略纵深并不优秀,导致以空间换时间的持久战并不是特别合适,以歼灭对方有生力量的击溃战更为有效,伏击战术也更为流行,钓野伏,桶狭间都是典型案例,能像武田信玄和上杉谦信这对相爱相杀的CP一般在川中岛摩擦个十年的反而是另类了。

从战争和械斗的不同,看日本战国如何甩掉村战的定义

总的来说,日本战国时代的战争存在着早期动员人数较少,对比同时期明朝在地域面积、人口数量上接近中国省县级别的特征,但是透过现象看本质我们可以发现日本战国时代的人口面积与同时期其他国家相比并不处于劣势,并且日本战国时代战争在核心目的与所谓村战械斗存在显著不同,也正是有争夺天下的政治利益需求,才反过来推动战国大名,实行兵农分离,扩军备战,注重战术思想的提升以及军事武器的改善,而这些都是民间械斗所不具备的特点。

历史就像橡皮泥,每个人都会在心中捏出自己的形状,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文明自然璀璨精彩,但隔壁岛国两千年的历史中也有中国参与的痕迹,有些是书卷文字,有些是经济文化,也有些是血泪悲歌,我们在了解的基础上应该探究深藏的异同,从中获悉感悟,吸取教训,在未来引以为戒。

从战争和械斗的不同,看日本战国如何甩掉村战的定义

更多内容请点击关注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